组织刷单入刑 黄牛抢购获刑 互联网十大司法创新_前沿资讯
组织刷单入刑 黄牛抢购获刑 互联网十大司法创新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微信图片_20171118095559.jpg

11月18日举行的2017年互联网法律大会·未来论坛上,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发布了互联网十大创新案例。

1、余杭组织刷单入刑第一案——全国“刷单入刑”首案宣判  组织者获刑5年9个月

“90后”刷单组织者李某某通过创建网站和利用YY语音聊天工具建立刷单炒信平台,非法获利90余万元,被公诉机关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起诉,并一审判决五年六个月,连同原判有期徒刑九个月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这也是互联网公司运用大数据主动发现并向警方输送刷单线索,进入刑事宣判的第一案。

2、国内首起黄牛抢购软件制作、销售案宣判  3人获刑

2017年11月,“黑米”黄牛抢购软件案在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宣判,三名犯罪嫌疑人因制作、销售黄牛抢购软件获刑,被法院以“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罪”判刑,成为国内首起该领域入刑案。目前法律法规中,对恶意软件的行业准入、作者实名制、入市前功能审查、违法者从业禁止等监管措施还没有完善的法律规定,对售卖恶意软件、传授犯罪方法的相关网站、群组的巡查力度也还需进一步加大,只有形成多方协同打击局面才能有所成效。

3、全国最大互联网盗号案告破  提供软件者被判刑

2016年浙江绍兴市警方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绍兴市公安局联合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日前成功摧毁一条互联网盗号黑色产业链,同时查获全国最大的盗号软件“林云”云软件,以及全国最大的手机黑卡平台“爱玛”验证码平台。2016年—2017年,绍兴诸暨市、越城区、柯桥区等地区判决了多个盗号案件,对于使用软件批量登陆邮箱账号、密码数据碰撞出正确平台账号和密码的被告定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对于提供软件的被告定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

4、网店店主恶意刷单让对手降权  成反向炒信被判刑第一案

怀疑竞争对手用恶意刷单坑自己,淘宝店主董某某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疯狂购买竞争对手产品1500多单,然后再迅速退货,导致对手因涉嫌“刷单”触发淘宝处罚机制,搜索排名骤降,在短短几天内损失超过10万元。日前,南京中院二审审结了这起破坏生产经营罪案件。2015年12月,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定两名被告“破坏生产经营罪”;2016年12月19日,案件二审终审判决,定“破坏生产经营罪” 。

5、全国首起互联网大额骗保案  人工智能起到了关键作用

从2014年开始,支付宝联合保险公司推出账户安全险,几块钱就能保100万。原本保护用户的措施,却成了不法分子眼里的“唐僧肉”。山西80后富二代温某因迷上赌博欠下巨额外债后,试图伪造支付宝“账户”被盗70万来骗保。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温某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这也是全国至今互联网骗保案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

本案中,人工智能对于犯罪手法的发现、梳理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事实上,AI正在逐步进入法律服务领域,尤其在法律检索、文件审阅、案件预测、法务合同等领域已经有了尝试。

6、骗取天猫7亿积分套现六百万  8人被南通检方指控犯诈骗罪

2016年9月20日,因“在实际控制的天猫店铺内进行虚假交易,骗取天猫赠送的积分,之后在上述店铺内,使用骗取的天猫积分抵款进行购物,将积分套现”,陆某、颜某等8人被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检察院公诉至南通崇川区法院,他们被指控犯有“诈骗罪”。

陆某、颜某等人的“套路”可以分为两个环节,一是骗取积分,二是将积分兑现。据起诉书显示,整个“虚假交易、骗取积分、积分兑现”的步骤都是在一个封闭的系统内完成,陆某等人利用实际控制的6家天猫店铺,这6家店铺同时扮演“买家”与“卖家”的角色。在这6家店铺中,他们制作了不同的虚拟商品链接,每一个商品链接对应操作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激活生日特权、骗取积分、积分兑现。

7、余杭警方破获90后操纵“一元木马”特大诈骗案  60余个案件被集体判决

“调查发现,被害人小王在15元购买代刷游戏副本的过程中,被张某等人以‘一元木马’为手段,诱骗小王转账1元订单激活费,而实际上,小王电脑却被木马程序控制。”余杭区公安分局刑案打击部常务副部长郎国锋介绍道,“表面上看起来只是转账一元钱,而其实要转多少钱都由犯罪嫌疑人在后台操控,随意修改金额。”

上一篇:502 - Web 服务器在作为网关或代理服务器时收到了无效响应。 下一篇:青海省“互联网+” 社会扶贫工作全面启动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