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遭体罚学生报案家长不支持 欲起诉父母_诚信在线
豫章书院遭体罚学生报案家长不支持 欲起诉父母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原标题:豫章书院被体罚学生报案家长不支持,警方称调查困难但在查

  11月14日,曾在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呆了三个月、现年24岁的刘鸿(化名)在学生维权群里宣布,打算起诉自己的父母。

  刘鸿告诉澎湃新闻,2013年9月,父母串通“假警察”将他“骗”到了豫章书院,“警察是豫章书院教官假冒的,说我高空抛物,请我协助调查。”11月13日,他前往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罗家派出所报案,称自己在豫章书院遭受非法拘禁和体罚,希望警方立案调查。但刘鸿很难拿出证据证明他在书院呆过:父母不支持他报案,藏掉了同豫章书院签的协议。

  豫章书院修身学校被曝“体罚学生事件”已过去20多天,书院早已被取消办学资质,围观者也渐渐散去。然而,像刘鸿这样自称受到“体罚、虐待”的学生们却仍在努力,希望书院相关负责人能被追责。

  对于刘鸿的报案,11月17日下午,罗家派出所民警对澎湃新闻表示,“时间太久了,困难蛮大,学校都已经停课了,我们正在查。”

  澎湃新闻梳理得知,吴军豹2007年成立戒网瘾学校“南昌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下称龙悔学校),担任校长;2011年底,吴军豹又成立豫章书院德育学校,自称“山长”;2013年5月,在豫章书院德育学校及龙悔学校基础上,豫章书院修身学校成立,吴军豹继续担任“山长”。

  从龙悔学校至豫章书院,均被指存在严重的体罚学生情况。11月2日,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停办,但截至目前尚无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的消息。站出来揭露体罚黑幕的学生群体也出现了分化,有人认为此事告一段落,希望开始新的生活。有人则盼望豫章书院被“连根拔起”,“保证他(豫章书院负责人吴军豹)不会再开这种学校害人”。

豫章书院学校宿舍的二楼阳台被铁网封死 红星新闻 图

豫章书院学校宿舍的二楼阳台被铁网封死 红星新闻 图

  豫章书院前身:戒网瘾学校

  根据“天眼查”的相关信息,2007年,吴军豹先后成立了南昌市青山湖区龙悔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南昌市龙悔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两家企业,并创办了一家戒网瘾的特训学校——龙悔学校,担任校长。

  2011年年底,吴军豹在南昌市青山湖区罗家镇儒溪吴村成立豫章书院德育学校。历史上的“豫章书院”建于南宋,1898年停办,原为江西四大书院之首。吴军豹对外宣称此次豫章书院“复学”,是希望“通过‘传统’的回归,唤醒社会风气的改良”,用国学启发“90后”“00后”。

  吴军豹在以往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为建校曾向朋友筹措了100万元,“豫章书院山门上有的砖瓦、柱石、石花板都是吴家祖屋被拆之后留下来的东西,有两三百年的历史”。吴军豹自称“山长”,开设多门国学课程,招生对象为“全国各省市5-14周岁男女学生”。

  “我们已经做好了不赚钱的准备,但不管投入多少钱,投入多少人力,我一定要对得起‘豫章书院’这四个字。”吴军豹显得“雄心勃勃”,“我们要把国学国际化,把心理学本土化,让教育成为伦理和人本主义并重的教育。”

  吴军豹紧锣密鼓策划豫章书院“复学”时,也有人表示质疑。江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部一名专家2012年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把‘豫章书院’变成商品是很荒唐的事。”

  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官网查询可知,2010年6月,吴军豹申请注册商标“豫章书院”,2011年底成功。“豫章书院是南昌市的历史文化遗存,是大家共享的精神财富,这个主体怎么能被私人注册成商标?”上述专家评价吴军豹的“复学”行为就是“商业化运作的国学班”。

  但“豫章书院”仍然在争议中“复学”。2014年10月接受中国江西网采访时,吴军豹称当中过程“很艰辛”,“除了教育部门,还要南昌市社科院认同。”但最终还是获得了批复。

  而据江西商报2012年报道,这样一个充满“国学”味道的“书院”,师资却主要来自龙悔学校。2012年年初,当地媒体探访豫章书院德育学校校区时,发现“学生宿舍的阳台均围上了铁丝网”。校方的解释是,“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学生从阳台上摔下来”。

  2013年5月16日,在豫章书院德育学校的基础上,豫章书院修身教育学校在距离吴村不到10分钟路程的万村成立,学生们搬至新校区。

上一篇:小学生英语95分以下未达到老师要求 遭戒尺惩罚 下一篇:最全一类致癌物清单公布 除咸鱼槟榔外还有啥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