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里的黑科技_诚信在线
实验室里的黑科技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实验室里的黑科技  

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检察院 徐衍 范跃红 江简 余检 胡鹏城 岳思轩  
 

  “我的案子人像同一性对比有结果吗?”

  “这是技术报告,你看一下。”

  “确实有用!好,可以批捕了!”

  看着承办人拿着报告走出了实验室,我松了一口气,时间已是晚上8点,这是本月第三个图像处理技术协助案件,现在我院的检察官一旦遇到较为疑难复杂的案子,往往想到的就是去电子数据实验室。

  时间追溯到2014年,随着央视3·15晚会的曝光,杭州广琪贸易有限公司销售过期食品案件浮出水面。但案件的办理并不顺利,由于多名嫌疑人口供发生变化,这起媒体舆论广泛关注的案件面临着证据不足的风险。关键时刻,承办人来到实验室向我们求助,案件社会关注度高,又是食品安全问题,我们一刻也不敢懈怠,迅速通过技术手段恢复提取了嫌疑人电脑里用来沟通篡改质检单据的聊天记录、假冒仿造的质检单据等客观性证据,最终案件顺利起诉。此后,我们通过侦查实验还原涉案P2P平台,通过数据碰撞搭建犯罪团伙结构组织,通过分析搜索寻找追捕追诉线索,并在全省率先开展模糊图像清晰化、人像同一性比对等图像处理技术协助。2015年至今,实验室已累计为各业务部门提供技术协助437次,我们出具并提交法院的电子证据采信率高达100%。

  近几年,我院刑检部门人均办案量已达200多件,实验室里也愈发忙碌起来。面对案多人少的突出矛盾,我常常陷入沉思,检察技术如何为办案部门提供更好的技术支撑?

  2016年,我院成为智能语音识别系统试点院,改变了传统的边讯问边手工输入模式。也是在那一年,在一次全省技术科长培训过程中,我偶然接触到了北京一家公司的智慧辅助办案系统雏形,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检察办案最好的结合点。技术的生命力在于立足业务,只有技术和业务深度融合,才能碰撞出1+1>2的效果。回到单位,我们马不停蹄地开始落实这个想法,成立了“技术+公诉”的5人研发小组,在无数次面红耳赤的“争吵”和深入研究探讨后,智慧公诉辅助系统终于成功上线。

  现在,智慧公诉辅助系统在办理简单的危险驾驶、盗窃等案件方面大显身手,包括审结报告在内,所有文书都能一键生成。没有了大量简单案件的牵绊,检察官们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疑难复杂案件的办理上。系统在全省推广后,短短四个月就已辅助办理了2607件案件。

  当然,这还只是很小的第一步,受到阿尔法狗的启发,我们正在探索利用人工智能的算法,预测同类案件的发生概率、增长趋势等,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实验室里将拥有更多的“黑科技”。

  (口述: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检察院 徐衍)

 

上一篇:星星科技: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提示性公告 下一篇:聚焦2017年度上海科技奖励大会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