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申博太阳城注册登录系统升级中,如果喜欢请收藏 | 设为首页 |
网站出租出售唯一QQ:2129083263

电影杂志都死了,为什么只有它还活得好好的?

环球银幕 时间:2018-12-17 浏览:
老影迷们有些还记得这个杂志吧? 据从各方面了解到的情况, 《环球银幕》是目前中国销量最好的电影杂志。 大概两年半前,我从一家电影宣传营销公司回到了《环球银幕》。比起本人并不排斥的营销,我更擅长也更喜欢做电影杂志,想法也比较简单: 与其讨好看

电影杂志都死了,为什么只有它还活得好好的?

老影迷们有些还记得这个杂志吧?

据从各方面了解到的情况,《环球银幕》是目前中国销量最好的电影杂志

大概两年半前,我从一家电影宣传营销公司回到了《环球银幕》。比起本人并不排斥的营销,我更擅长也更喜欢做电影杂志,想法也比较简单:与其讨好看得见的甲方,不如讨好看不见的甲方。

回到《环球银幕》不久,我对主编杨朋说了一句心里话:“杨老师,我觉得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当时我心里预估的是三年,多少有些悲凉,因为纸媒前景唱衰不是一年两年了,行业整体从发行到广告逐年下滑。如果拼上三年,好的话就接着做,如果再衰下去,那就认了,从此彻底转型营销狗。

还记得回来不到两个月,有猎头说某大院线在招聘宣传策划总监,认为我非常合适(可能是我之前去该院线做过几次效果不错的营销提案吧),我当时心想:呵呵,三年后可能我还要主动投简历求包养呢。

电影杂志都死了,为什么只有它还活得好好的?

其实一直以来,为什么还有人会看电影杂志?”这个问题,也同样困扰着我。从时效、受众广度、便捷性和接受度来看,杂志的信息传播怎么可能和日日甚至是时时更新的免费新媒体相比?而且没有了信息资源、观影资源和知识资源的壁垒后,新媒体同样可以做到有态度、有深度。

作为日渐受广告商、资本、片方、明星、宣传公司青睐的新载体,众多走红、伪走红新媒体还大量吸收了曾经的电影杂志编辑和作者群体,新旧方式手法杂交之下,威力更为惊人。

在新媒体发展日新月益的当下,电影杂志为什么还可以存在?《环球银幕》又是怎么做到在2018年提价5元后,销量仍然在逐月上涨的呢(尽管涨幅不高)?

个人浅见,电影杂志之所以还存在,首先是电影本身特性所决定的

所有电影都有一个上映日期,在这个日期之前,一切关于影片的介绍,对于对它感兴趣的观众而言,都是有效价值信息,都是不过时的,只有得好坏之分而已。在上映日期面前,新旧媒体是平等的,也是纸媒不至于被完全侵吞的永恒天然屏障。而且就客观而言,纸媒仍然是重要的信息传播渠道之一,纸媒的编辑记者仍然可以享受提前观影和采访的机会。

另一个至关重要的时间差,是在于众多好莱坞大片是不同步上映的。

正是因为不同步,就给了杂志充分的时间完成信息的收集和整合,完全可以通过海外记者甚至是编辑去海外观影来完成,所以即使这些大片早已上映,但杂志上的内容仍然算是一手的,对于读者来说仍是有效的观影指南。但是在未来,相信这种时间差应该会越来越少。

电影杂志都死了,为什么只有它还活得好好的?

“大片时间差”是电影纸媒的生存砝码之一(图为娜塔莉波特曼的新片《湮灭》)

一本售价25元的杂志,如果信息密集及时、图片版式精美,性价比高的话,在当下其实还是属于低价消费品,而且拜快递物流所赐,也为我们争取了更多的时间红利。

电影杂志都死了,为什么只有它还活得好好的?

但是,时间差并不能保证一本电影杂志可以生存下去。

在我们看来,像《敦刻尔克》、《星球大战8》、《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双男主(2018年第二期封面人物)之类,属于必定受欢迎的“自然”时效题材,是销量担当,每期自然会投入精兵强将,早早就向电影公司申请专访、物料、封面图片等等。

问题在于,杨朋、我包括两位资深编辑曹锎、刘非,我们要判断每个“自然”时效题材篇幅多少页?具体怎么做?如何推陈出新?如何体现杂志的优势?

比如,我们该如何做《敦刻尔克》?

《敦刻尔克》海外上映前,我们手头重要的内容,只有前方记者的影评和四位小鲜肉的美图。作为我们移动的冷门知识库,刘非建议做历史普及,因为看了影评之后,我们知道了诺兰在电影中没有做背景交代,最终做了四页的《敦刻尔克》历史背景包括相关二战电影专题,版式如下——

电影杂志都死了,为什么只有它还活得好好的?

16开,全彩印刷,120g进口铜版纸,这样的版式、材质与手机阅读完全不同(此处可点击看大图,但终究远不能跟实物相比)

这四页的制作相当繁琐,美术总监姜峰的原话是“美编把鼠标都按碎了”,但读者反响相当不错,认为扫清了不少观影障碍。

如果各位看过《环球银幕》的话,其实会发现这几年《环球银幕》的版块内容构成并没有太大变化,但形式的变化比较大,行话来讲,就是版式变了。

其实在进入新媒体时代后,我们就一直在尝试新的杂志形态,慢慢确定了尽量轻阅读化、碎片化、多图化、内容图形化、趣味化的方向,希望能够让读者在习惯手机阅读的时代,还能喜欢杂志阅读。当然,这会给文字编辑尤其是美术编辑都带来更大的工作量。

再举一个例子。同样是介绍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之前无非是故事、明星、幕后三大段八股模式,而在新思维之下,文字编辑则要去考虑如何图文结合。首先是编辑想起小说里出现过简单的列车剖面说明图,认为可以融合人物介绍和情节梗概,制作预览过后,决定干脆把剖面图做成一个对开页,专人对简图进行立体渲染。最终版式如下——

电影杂志都死了,为什么只有它还活得好好的?

“东方快车”剖面图

这个版式得到了我们好莱坞记者许文婷在内的不少人的赞扬,觉得挺意外和有意思,我们听了后还蛮受用的(其实颜色运用还是有些三线房地产广告风)

总而言之,在新媒体和手机阅读时代,杂志仍然有其独特的物理阅读美感,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尽量去挖掘和表现这份美感。